導航

導航

選擇字號:

張春生土詩精選30首

時間:2018-10-13 ┊ 欄目:詩詞歌賦 張春生 ┊ 點擊:

 

作者簡介

張春生,70后詩人,中國詩歌學會會員,單縣作協理事,菏澤市作家協會會員、市優秀教師。代表作“土詩”系列,出版詩集《生命的光斑》(2002年)并獲菏澤市精品工程獎。在《星星詩刊》《山東教育》《遼寧青年》《牡丹晚報》《牡丹文學》等報刊發表詩歌作品200多首,詩歌作品入選歷年《中國詩歌選》《山東作家作品年選2015》《齊魯文學精品選2016》《當代詩歌精品賞析》等全國多部詩選,作品獲獎10余次。

 

 

 

作者詩觀:從我的詩歌《土布鞋》首次發表于《山東教育》(2009年),到《土碗》發表于《星星詩刊詩歌原創》(2015年),很多文學界外的朋友都贊賞不已,他們說達到了雅俗共賞的境界,這使我很有感觸,現代詩歌一直很難走進大眾視野,我終于從這些詩歌找到了突破口。在鄉土詩歌很是泛濫的今天,我一直堅持“土詩”的系列化的寫作,是源于我的農村生活經歷,是源于對農耕時代的懷舊與對貧困生活境地的記憶,我的詩歌很難走出鄉愁。我沿著那些逝去的老物件去尋找我的“精神原鄉”,在詩中也寫了我的父母和鄉村舊人物,這是對一個時代的寫照,是對一個時代的烙印,更是對苦難最達觀的詮釋。我對這些詩歌取名“土詩”,有表示謙虛的意思,主要還是對詩歌取材的概括,這些都是來自于鄉村的泥土事物,好像魯西南“小張莊”的農耕時代的出土“文物”。讀過我土詩的朋友們,都記住了我的乳名“張春生”和“土詩”的稱謂。

 

 

 張春生土詩精選30首

 

詩評

精神原鄉的塑造

文/魯俠客

鄉村敘事,一直是詩歌抒寫維度里重要的一支,但如何真正寫出根性,寫出除了苦難、成長的烙印外的新的氣象,是一個挑戰。因此,在生存困境里,親情的慰藉、血脈中鄉村給予詩人痛點的延伸,精神原鄉的塑造,成為張春生土詩的訴求,而且,他以時間為鏈條,做了有益的探索。

   《土布鞋》、《土碗》分別從成長史中的童年角度予以刻畫。從刻畫的細膩、情感的沖擊力,顯然《土布鞋》更讓讀者感同身受。母親用“血汗和渴望擰成粗棉線”“密密實實地納滿鄉村的夜”,這雙布鞋塑造出所有母親對于子女的無私的愛,無盡的牽掛,而在詩歌末節,這位鄉村母親在兒子的眼中,成為一生的痛點,母親“是我靈魂中最苦澀的一滴液體”,而“鄉夢無船,我劃一只土布鞋回家”讀后的錐刺感,讓觀者唏噓不已。

《土碗》中打動人心的是“和土碗相依為命的一雙筷子,一根是娘,一根是爹”,生命里最重要的親情,飲食父母的內涵,形象地予以刻畫。當然,與《土布鞋》相比,這首《土碗》整體的詩情建構,不如《土布鞋》豐滿。

   《土油燈》采用互文手法,將土油燈和生活的明暗,有機地勾連。艱難歲月在土油燈里復原:“爹起身,奮力撥亮了燈焰,同時奮力撥亮了農家日子的酸甜”,而在第三節“后來,誰卻把他們一個個吹滅了”,土油燈有了神圣莊嚴的生命意識,這盞油燈,更是耗盡一生,蠟炬成灰的生命燃燒過程的展示,父母的養育之恩,在此得到充分的詮釋演繹,于此看,土油燈的詩情構建可以到此而為之,從詩歌簡潔有力角度的思考,即使末節舍棄,也不會損害這首《土油燈》的深摯內核。

   《土學屋》本可以將學習,成長經歷,塑造出厚重,粗糲的回憶史,但相對簡單化處理,缺乏形象化演繹,沒有將具象的生活經歷,抽取出燃點,沒有達到叩擊讀者心扉的力度,讓這首詩歌成為組詩里的遺憾,當然,在成長記里,若沒有這首詩歌,也會影響組詩整體的完整性。

《土墻村莊》是對鄉村生活的總結,也是揮別一種生存境況的總結。它的意義在于提醒困境中的愛與樂趣,在于一段刻骨銘心的生存軌跡,在于人的精神塑造。因此,它具有階段性生活史詩的描繪,其中“鍋底灰涂一個包公臉,渾濁的土語唱掉莊戶一家的魂”讓童年的記憶,成為艱難時世里的一段輕盈的插曲,生存、生活的希望在“母親侍弄著黑的鍋灶”里透出暖色調。它可以作為一個時代,一個地域,一群人的證詞而銘刻在案。

忘記歷史意味著背叛,而忘記苦澀,意味著對于生活賜予的力量視而不見。左拉與莫泊桑在自然主義的小說和批判現實主義小說里,都曾說過類似的話:生存鏡像里的影子,都是在疼痛和流血時最清晰可辨。祝愿詩人在土詩里攫取豐厚的營養,在未來創作中抒寫出更加厚重屬于自己精神原鄉的個人史。

 

 

《土布鞋》
母親把細碎的日子
一層一層地粘貼好
用血汗和渴望擰成粗棉線
歲月的針腳
密密實實地納滿鄉村的夜
我穿著土布鞋
踏起朝暉
踏落晚霞
 
漂泊的青春不識愁
可土布鞋的頭發白如雪
母親的左手和右手
結滿了牽掛
 
如今那一抔黃土里的她
是我靈魂中最苦澀的一滴液體
鄉夢無船
我劃一只土布鞋回家


《土碗》
土碗盛著我沉重的童年
那缺口的粗瓷容器
是我殘落乳牙的嘴

記憶的那岸
和土碗相依為命
的一雙筷子
一根是娘
一根是爹

再見到土碗
在豪華的餐廳里
盛滿故鄉的風雨


《土油燈》
土油燈支起了我多舛的童年
燈光閃爍著一家人的悲歡
爹起身撥亮了燈焰
同時奮力撥亮了
農家日子的酸甜
 
一盞土油燈下
疲憊的爹
還要繼續編他的糞簍
勤儉的娘
還要縫補我家破舊的歲月
我正捧一本書
讀著祖祖輩輩憧憬的明天
 
每一個夜晚
爹或娘都會用盡力氣
吹滅土油燈
后來呵
誰卻把他們
一個一個地吹滅了
 
遙遠的土油燈啊
在無眠的夜晚
永遠點亮著我的乳名


《憶土學屋》
父親把青春摶成土坯
祖父把希望砌成土墻
土屋凝聚著祖輩的汗水
默默地站在我兒時的村學里
再見土學屋
我仿佛看到勤勞的燕子
把春天銜來  壘成巢

祖祖輩輩懷揣的夢想
早已孵化成今天的教學樓
飽經滄桑的土學屋
倒在了歡喜的鞭炮聲里

土學屋啊土學屋
我用詩句
為你照最后一張相


《土墻村莊》   
那堵土墻還掛著我的半塊童年
記憶的泥巴團兒
甩出一串無邪的天真
鍋底黑灰涂一個包公臉
渾濁的土語唱掉莊戶一家的魂

泥土被汗水凝成農舍
油燈熏黑了父親的青春
母親侍弄著黑的鍋灶
我在姐姐的指導下畫北京天安門

土墻的村莊終于走出我的視線
不知道誰還會點燃
老屋里祖母的絮叨


《土犁》
犁鏵翻開春秋
一行行血霧氤氳繚繞
淚煙彌散開來
黃牛,赤馬,驢騾肩負宿命
深一腳,淺一腳
注解著沉郁的大地
?
犁壁騰躍起土浪
蚯蚓涅槃重生
犁刀剜出先祖的骨殖
讓沉睡的靈魂曬曬太陽
?
土犁耕耘了幾千年
溽汗,噙淚,帶血,淬火
一部滄桑的史書
有多少木的偏旁
更有多少鐵的部首

 


《木杈》
木杈挑起麥收
我的青春力撐陰云
麥垛高過頭頂
汗水濕透腳跟

三股木杈
顫動干癟的麥穗
生命的機器開足馬力
為一年的口糧
父親說,拼了

選個大晴天
軋場打麥,木杈翻起
麥秸。白花花一片
新年的白面饅頭
似夢非夢

攤開雙手
當年的三股木杈化為掌絞
一條娶妻生子
一條暗喻生命
還有一條連著鄉愁

 


《土路》
那些年,土路是鄉村的血脈
它們有別于如今村村通的柏油道
誕生在祖輩腳掌之下
一直延伸綠草間,花叢里,樹林外
或許直到棉花枝壓彎的小徑
泥濘可是土路長久的裝束
我們燒香盼來的好雨
給我們的土布鞋帶來災難

林間的土路上還有我的鄉村愛情
那串腳印曾踩疼我的青春
土路成為永遠的迷戀的紐帶
拴住甜蜜,遺落
霜下面的那蒼茫的苦澀

土路,漸漸走遠
步行者,拉地排車的父輩們
推獨輪車的貨郎
挑糞擔的大伯父
都消逝在土路盡頭

土路啊,誰
能歸還我童年的鞋子
和那匹飛奔的棗紅兒馬的揚塵
能歸還我乳牙
能歸還鳥鳴蟬唱蛙鼓
能歸還鬼魅魔幻的旋風

 

《土盆》
禁不住想起土盆
它們在烈火中誕生
和平民百姓相依為命
它們一輩子平平淡淡
在缺油少鹽的日子里
苦苦煎熬

想起土盆
想起土盆里的瓜干涼面
想起兩根黃瓜半串油條
想起水煮紅玉根
想起鄰居大娘的眼珠
瞪圓了尋找水湯里的豆
終于找到了眼珠的倒影
想起當年人比黃牛瘦

如今的土盆
遠離了我們的生活
有時,在響器聲中
被誰的手摔響之后
一個人生就畫個句號
可惜那個嶄新的土盆
成了只蓋一次的章子


《土鹽罐子》
那年那月的土鹽罐子
沒有了鹽
剩下了咸
后來咸味也消失了
只剩下苦

挖鹽的手消逝了
剩下小匙
相扶著土鹽罐子
在農展館里
虛度美好的光陰

那些老棗樹
被麻雀啄禿了枝椏
土院里的春天都變談了
后半夜醒來
誰的眼角
偶爾掛著最后一粒兒鹽


《土壇子》
老家常見土壇子
腌過咸雞蛋。榨過蘿卜干
存過醬,放過鹽
盛過大豆油
釀過葡萄酒

老家的土壇子
風燭殘年
在土墻院的角落里
靠雨水度日
腳邊的小草
偶爾開個小蘭花
為它解悶兒

親人一樣的土壇子
貯著爹的艱辛
藏著娘的叮嚀
我們一生丟不掉
那泥土鍛造的魂


《土甕子》
那是祖母用泥土和麥糠
做成的土甕子
就放在土屋西間的土炕頭上
搖搖晃晃在祖母的晚年
結結實實度時光

盛過米存過糧
最多時間放麥糠
麥糠里面藏蘿卜
也藏紅芋和南瓜
一家人的心思
就系在那只土甕子上

七八十年代
母親就用燒制的土甕子
土法泡制豆芽子
也泡發芽了我的少年夢

如今再找見老家土甕子
憶起遠逝的親人
從舊時代苦難的麥糠里
摸索出小半塊幸福


《鏊子》
鏊子三只腳穩穩立著
那大將風度
任憑刀山火海也敢闖蕩

在那間土里蹲的灶房里
父親升火
母親揉面
烙餅鼓著幸福的面泡泡
熱氣升騰著春的播種
煙霧繚繞著秋的收獲
一張張烙餅
多像我夢里村姑的臉
那白桃花的面龐
隱隱閃現兩三個頑皮的雀斑
那是多么可愛的小點點

烙饃村飯店的晚宴上
我沿著一張白餅
去尋找遙遠的土鏊子
挖掘機挖不斷的鄉愁還在
可爹娘的味道永遠地消逝了


《風箱》
誰的手磨亮了風箱的手柄
誰的手拉舊了那架風箱
呱嗒呱嗒的聲響
在歲月的深巷
裂變成火舌
舔黑土灶臺
舔黑那口永遠填不飽的大鐵鍋
拉過風箱的童年
苦難喂飽的童年
農家飯香熏染的童年
饑餓時
也空空地拉個風箱
弄一些噪音
缺著門牙還自娛自樂

祖母打開那臺風箱
舊了的殘了的土雞毛
飛入我的鄉愁里


《小板凳》
這一窩小板凳
是小張莊四木匠的絕活
刨花飛出老榆木
板凳面兒誕生了
斧子舞出四根槐木腿
鑿子打方眼
隼子鉚接著半世辛酸

小板凳牢牢穩穩地馱起百姓的乾坤
坐著它吃粥
坐著它納千層底
坐著它牽紅線
老煙鍋磕在板凳腿上
一門親事定了

土娃子上學堂
背后土布書包,胸前
書包帶子掛著小板凳
走著唱著
煙塵升騰鄉村夢想


《土灶臺》
土坯土磚砌成的土灶臺
涂抹著爹的壯年和娘的許愿
低矮的煙囪發出先祖的感嘆
風箱拉起來
從那呱嗒呱嗒的喉疼里
發出濕柴和麥秸的尖叫

土灶臺沿上擺著土碗
盛一頓米粥盛十頓稀湯
風調雨順是灶王爺親口的諾言
煙熏火燎的歲月
壓彎了一代代人的脊梁

燈紅酒綠下的灶臺邊
舉杯者也否再憶土飯香
兒時的鄉土魂
早被竹耙子摟丟到土坑旁

還有幾個懷舊的詩人
曾是土灶臺旁的餓鬼
向土碗伸過生了凍瘡的黑手

《瓷酒壺》
那盞瓷酒壺
恍如隔世
火的光芒還在
烈酒的性情卻消逝了

本色的溫文爾雅
加上搪瓷缸子捧出的熱情
一切在夕陽下
無限的美好
有點胡子茬的臉
細膩的身姿
曼妙而灼灼其華
小農家的溫馨
也有懷玉的神……

瓷酒壺忘記了春風萬里
故人的雞黍
也暗含添加劑
一個人的獨酌
風韻入土為安
剩下的
一盞瓷酒壺怎會裝下


《燒酒》
母親打開父親那瓶高粱酒
倒少許
在一個倒扣的土碗底上
劃一根火柴
點著跳躍的藍
從酒火中用手蘸取熱
按撫在
我腿部頑皮的淤青上

再也買不到那單純的白酒了
尋找一根火柴
點燃親情
記憶的榆木門里
藍火焰
充滿神性


《蒜臼子》
剝開一頭大蒜
如同打開農家的小院
白白生生的蒜米
在蒜臼子里鳳凰涅槃
辛辣的味道氤氳開來
平淡的生活
被調配得有滋有味

靈魂深處的大蒜素
埋藏在歲月的土窖里
小張莊千絲萬縷的根系
盤結著這個土家什

祖輩傳下來的蒜臼子
硬朗朗地還在
臼杵之交的玩伴兒
早已各奔東西


《土扁擔》
父親被老天爺抓了壯丁
把生活挑在肩頭
那一條啞口無言的土扁擔
用顫抖表白自身

土扁擔挑著一輩子的鄉愁
腳生塵煙,壓彎土路
兩頭的棗木鉤上
掛滿故鄉的白霜

小張莊的菩薩神態安詳
她的肩頭也挑著土扁擔
塵世的眾生
許了千千萬萬的愿
哪一樁哪一件都重如泰山


《土椅子》
一把祖傳的土椅子
陽光下安度晚年
春風吹過不開花
秋風吹過不結果

菩薩在門外候著
任我玩耍那把土椅子
放逐南山的馬駒兒
肆虐橫行在蓮臺之上

故鄉的土椅子
已風燭殘年
缺胳膊少腿
斜倚在土墻角
我一眼就能認出
那是誰的墓碑


《鋤》
陶潛先生早出晚歸
一把老鋤
鉤起彎月,疏散星辰
我沒有五柳先生的雅致
村西的三畝薄田
草比花生苗還要強勢
我揮舞著祖傳的鐵鋤
左一鋤旭日東升
右一鋤斜陽余暉

這把老鋤劃開我的青春
那土地的傷口有鹽晳出
在鋤頭劃過之后自行愈合
一些草命的植物瞬間殞滅
禾苗,身負重任的禾苗
將會長成為一地黃金的秋

鋤頭扶正固本,斬妖除魔
剖開土地,療毒退翳
在《本草綱目》之外
救贖了我歸隱小張莊的第九道靈魂
那把鋤磨去鋒芒
成為詩的拂塵


《裁尺》
娘的裁尺
做工粗糙卻光滑油亮
尺短寸長
在母親的手中開著樸素的花

裁衣要測量
納鞋要測量
小農家的日子要測量
皎潔月光要測量
裁尺磨去了好時光
靜守在針線笸籮里
與剪刀過隱居的生活


《一盒火柴》
鬼像一些蟲子
蛀食了核桃
靈魂有時在發梢
豎起稠糊糊的夜

畫皮塵封在火柴盒里
如果劃一根火舌
舔過眼睛的瞬間
幸福無比
之后是魔鬼的地獄
全壓在一個孩子肩上

童年時代
我懷揣著一盒火柴
夜晚踽踽獨行
風雨時常和我愛恨交加


《土井》
那一口土井盛滿故事
一個村莊的扁擔都在那兒碰面
木桶土罐有時還嘮個家常
積著德的麻井繩
和擰結著善緣的布條井繩
差著輩份打情罵俏
 
鄉下的戀情也灑落在井沿
澆灌一棵倔強的小草
張家小哥的水拉上來
錯到入李家妹子的桶里
土井的春心漾著微霞
 
土井啊,歲月的青苔
長滿襟懷
井繩磨出的溝兒歷歷在目
誰的牽掛九曲回腸


《土磨》
驢被殺害了
剩下土磨
它們就只有失業了
 
小麥愛過恨過的土磨
豆子愛過恨過的土磨
玉米愛過恨過的土磨
高粱愛過恨過的土磨
像一對沒有激情的老夫妻
在靜靜地等待陽光
靜下心來
慢慢變成化石
 
土磨里還打坐著真佛
很多年了
磨磨悠悠
從來都不顯靈


《罩子燈》
當我發現它時
它正躲在土屋的角落里
紅的剪紙已經風化
從遙遠的煙塵中
郵寄來復雜的情懷
那對燈光里的夫妻
曾書寫舉案齊眉的佳話
是否還會沿著燈的指引
抵達純潔的愛情
 
有靈魂的罩子燈
燒光了燈芯
風吹散了誰的身體
和我們搖曳的影子
都傾倒在泥土中
我們再也扶不起
那些熏黑的夕夜


《手電筒》
手電筒的光能照到星星
四木匠的話
勾引著我的心思

我就去采集蟬蛻
集腋成裘。一分一分
用幼小的心靈砥礪貧窮
愿望實現比摘下月亮
容易一點

手電筒照亮了農家小院
耀眼的光芒
母親偷偷淚雙流

因為珍愛
我打著手電進入夢鄉
痛苦,自愧,懊惱
一個手電筒
讓我的夜色更加濃稠


《糞靶子》
糞靶子和糞箕子是一對夫妻
出入成雙,相濡以沫
一個把糞扒起來
一個把糞收進來
父親談起拾糞
雙眼總會有一道閃電

糞窖就是我家的寶藏
糞靶子就是鎖鑰
開啟一家人的夢
那時月光也暗傳糞香

這對患難夫妻
樸實地依存,似乎缺少激情
更不會花言巧語
在農事之余忙忙碌碌
一個小糞靶子
有時會挑起大梁


《麥秸垛》


麥秸為小麥付出了青春
麥秸又向農民交出了靈魂
麥秸們被木杈堆積
小山,蘑菇,矮丘,倒扣的土碗
還有的像個墳冢

麥秸垛一半是牲畜的口糧
鍘刀之下念寸腸經
另一半送入廚房
灶堂之中念肝火經

麥秸垛在幾場雨之后
褪去金黃的袈裟
沐浴斜陽秋風
掏空的麥秸窩
還隱藏了誰的鄉下愛情

最是那童稚的土娃了
沒有金窩銀窩
麥秸窩里孵出清脆的笑聲

那年冬天,一把火
差點燒出了一場械斗
雪紛紛攘攘落下來
覆蓋了小張莊
一切雞犬失聲

 

~~~~~~~~~~~~~~~~~~~~~

版權所有轉載請注明出處


稳赚不赔的小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