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航

導航

選擇字號:

轉:道姑魚玄機的故事

時間:2018-10-12 ┊ 欄目:詩詞歌賦 vvs8.com ┊ 點擊:



魚玄機不僅是唐朝的美女,更是才女。后來做了補闕李億的妾。李億的老婆妒悍無比,迫使李億將魚玄機逐出家門,讓魚玄機帶著侍婢綠翹到咸宜觀去做女道士。到了道觀后,魚玄機仍念念不忘與李億在一起的美好時光;在她現存的詩作中,有五首是寫給李億的,《江陵愁望有寄》是其中一首:
  
  
楓葉千枝復萬枝,江橋掩映暮帆遲。
  
憶君心似西江水,日夜東流無歇時。
  
  
詩的前兩句用江陵秋景襯托心中愁緒:西風吹來,楓林蕭蕭,最容易引起人的愁懷;千枝萬枝寫楓葉之多,用來反襯詩人的愁緒之濃。第二句:極目遠眺,但見江橋掩映在楓林中,天已垂暮,還沒見到心上人乘船前來。“掩映”二字,寫楓葉遮住了視線,突出表達了詩人的焦慮之情。
  
前兩句寫盼人不至,后兩句寫相思之情:這里用江水滔滔滾滾向前永不停止,比喻詩人的相思之情從未歇息過。用“西江水”“日夜東流”來表達思念之情,有一詠三嘆之妙,給人以回腸蕩氣之感。
  
盡管詩人舊情難忘,但時間久了,必然會久離情淡。魚玄機覺得應換一種活法,不能試圖吊死在一棵樹上。






  
應該說魚玄機是個很自信的女人。被遺棄后,她寫下了這樣一首詩:
  
  
贈鄰女
  
  
羞日遮羅袖,愁春懶起妝。
  
易求無價寶,難得有心郎。
  
枕上潛垂淚,花間暗斷腸。
  
自能窺宋玉,何必恨王昌。
  
  
魚玄機在這首詩里描述了自己在道觀的生活狀態,同時也表現出她的心理變化:一個人的日子多自由呀,想什么時候起床都可以;可嘆啊,無價寶容易得到,世上有情有意的男人就難找了。與其在枕上流淚,花間傷感,還不如振作起來,憑自己的花容月貌,還怕象宋玉這樣的美男子不主動送上門來?何必去恨那個假正經王昌呢?


 




  

宋玉,戰國時著名的美男子,曾自吹有美女在他的墻頭上偷看他三年他都沒動心;王昌,魏晉時著名的美男子,姿儀俊美,據說一生都無薄幸之事。
  
從這首詩里不難看出,魚玄機的精神狀態發生了極大變化。況且,唐代又是一個特別開放的時代,唐高宗娶了他父親的才人武則天做老婆;唐玄宗娶了他的兒媳婦楊玉環做老婆,而且,白居易還寫了一首長篇敘事詩《長恨歌》,描述了老公公與兒媳婦的愛情故事。領導帶頭,上行下效,魚玄機放縱自己就不難理解了。
  
魚玄機不是妓女,他的正式身份是注冊了的女道士。因為她美艷長安,詩名又在女性中數一數二,所以,她的道觀門前才車水馬龍、人流魚貫;在這些人中,既有腰纏萬貫的大亨,也有身居廟堂的命官,尤其與文化人交往最多;她與大詩人溫庭筠、御史李郢、劉尚書等都有酬酢。咸宜觀幾乎成了風月場,這就為魚玄機后來的不幸埋下了伏筆。



轉:道姑魚玄機的故事



  

據皇甫枚的《三水小牘》記載:有一天,魚玄機外出,行前對綠翹說:“如果有熟客來,你就對他說我在什么地方。”因被女友留住,魚玄機很晚才回。綠翹說:“今天來了一位客人,聽說你不在,沒下馬就走了。”這位客人是魚玄機的老情人,聽說這么快就走了,魚玄機懷疑漂亮的綠翹與她的情人有一手;于是,就把綠翹帶到自己的臥室進行審問。
  
在審訊過程中,綠翹堅決否認自己與客人有什么關系。她說:“我跟隨您這么多年,從沒做一件對不起您的事;今天這位客人來敲門,我隔著門縫對他說您不在,他什么話也沒說就走了。至于想與哪個男人好,我的這份心早死了。”聽綠翹這樣表白,魚玄機更加憤怒,她扒掉綠翹的衣服,用竹板抽打她數百下,但綠翹始終不承認有私情。

  
綠翹已經被打得遍體鱗傷,癱在地上,她要來一杯水潑在地上說:“你想求三清長生之道,卻忘不了魚水之歡;反而來懷疑我、誣蔑我。如果有天理,我死了,我的靈魂也不會放過你這個淫婦。”說完倒地而亡。魚玄機大驚,忙把她的尸體拖到后院掩埋掉。





  
咸通戊子春正月,也就是公元868年正月,有客人在魚玄機房里宴飲,其中有一人到后院小便,忽然發現有一群蒼蠅在地上集聚營營,驅之而不散,而且還發現地上有疑似血跡的痕跡,這位客人忙讓仆人去官府報案。府卒來后,很快就挖出了綠翹的尸體。
  
府卒將魚玄機帶回京兆府。府吏在審訊魚玄機時,根本沒費勁兒,魚玄機就全部招供了。這時,有很多官員前來替魚玄機說情;京兆府無奈,就將案件上報給皇帝,到秋季大決時,魚玄機被殺,時年24歲。
  
案件內容十分清楚,但魚玄機被判死刑疑點重重:
  
首先,京兆府所處的位置是天子腳下,相當于現在的北京市政府;案件清清楚楚,只是一個普通的刑事案,京兆府自己不判決卻把案子上報給皇帝,就好比北京市的案子北京市不處理卻上報給中央一樣,讓人疑竇頓生。






  
其次,看一下京兆尹溫璋。溫璋辦案一向嚴酷,六親不認。據說有一次,衙門外用來作告狀人敲的撞鐘連續撞響三次,每次出來看都沒人;再響時,溫璋親自出來看,原來是一只烏鴉。烏鴉盤旋著將衙役帶到一棵大樹下,衙役發現樹上有人正在掏鳥窩里的幼崽,就把掏鳥人帶到衙門里;過堂時,溫璋連審都沒審,就判偷鳥人死刑,立即執行。他的理由是:烏鴉告狀是靈異事件,是天意,天意不可違;況且,這類案件,又沒有法律依據。
  
但是,魚玄機案是有法可依的。《唐律》規定:奴婢的地位“并同畜產”;主人殺奴婢的處罰規定是:“諸奴婢有罪,其主不請官司而殺者,杖一百;無罪而殺者,徙一年。”就是說,魚玄機殺了綠翹,是主人殺了奴婢,依法應判其充當奴隸一年。本來有法可依,又有很多前來替魚玄機求情的官員,溫璋何不作個順水人情判魚玄機充當奴隸一年,卻將案子交給皇上定奪呢?






  
再次,唐懿宗也應該懂法,有法不依,執法犯法,這是公然地踐踏法律尊嚴。但是,他是皇帝,他手里握著最高權力,盡管群臣激憤,又其奈他何!
  
在我們中國封建社會,法律一直是統治者手里的工具、武器。
  
另外,無論從法理還是情理看,魚玄機殺人被處以極刑是罪有應得。但值得思考的是,魚玄機出身卑微,連做正式妻子的資格都沒有,只能當奴婢;而到了道觀后,她的身份就變了,由奴婢變成主子,就可以對自己的奴婢痛下殺手。魯迅先生說,苦媳婦做了婆婆,比惡婆婆更加可惡。魚玄機就屬于這類人。這不能不說是中國女性的一大悲哀!





 



稳赚不赔的小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