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航

導航

選擇字號:

一士類稿

時間:2017-03-26 ┊ 欄目:古典文學 vvs8.com ┊ 點擊:

余學少根柢,而早歲即喜弄筆墨,其為刊物寫稿,始于清宣統間。光陰荏苒,久成陳跡,其跡亦早已不存矣。少年氣盛,以為將來可為之事正多,此不過偶爾消遣而已。不料此后長期寫稿,若一職業,暮歲猶為之不休。三十余年來,世變日亟,個人之環境亦因之而異,回溯疇曩,渺焉難追。聊就憶及,試話舊事。

在拙稿見于刊物之前,幼年即嘗有試寫筆記聊以自娛之事。此項雛形(其實夠不上說什么雛形)筆記之試寫(亦可云偷寫)時,年甫九歲也。今欲談此,可將余幼受家庭教育之情形,大致一談。

吾家累世重家學,學業得力于父兄之教誨者為多,而余所得于塾師者尤鮮,以余幼時乃一逃學之孩子也。余自六歲正式人塾讀書,八歲患腹痛之病,頗劇,百方調治,而時愈時發,病根久不除。父母鐘愛,懼其夭折,對于塾課特予寬假,到塾與否,頗聽自便。余苦塾中拘束,藉此遂得解放。病發時固不上學,即值愈時亦多曠課。其后病不常發,而余之不上學,已習慣而成自然(惟塾中講書時,每往聽講,類乎旁聽之性質)。有以“賴學”、“逃學”相嘲者,不遑顧矣。


上一篇:新語林
稳赚不赔的小生意